>

文有鹿鸣琼林 武有鹰扬会武

ee5d5a41-3dc2-4247-a807-d8a7a3e98acb.jpg

唐代鹿鸣宴图

 

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当新录取的大学生打点行装,兴高采烈地进入大学校门之际,亲朋好友相聚,饮酒祝贺,名曰“升学宴”。升学宴古已有之,所不同的是古代升学宴为官方操办,且有文武之分,文有鹿鸣、琼林,武有鹰扬、会武。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古时候,知府、县令与新科举子们围坐一起,一边饮酒,一边吟诵,同贺中榜,这就是古代升学宴的鹿鸣宴。这是为新科举子而设的宴会,起于唐代。据《新唐书·选举制上》记载:“每岁仲冬,州、县、馆、监举其成者送之尚书省;而举选取不繇馆、学者,谓之‘乡贡’,皆怀牒自列于州、县。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豆,备管弦,牲用少牢,歌《鹿鸣》之诗,因与耆艾叙长少焉。”正因为在宴会上歌唱《诗经·小雅·鹿鸣》一诗,故而得名。《鹿鸣》作为宴会的主题歌,有饯行、励志和礼遇贤才的意思。宋元明清沿袭唐制,各地在发解举子到省之前,州郡长官或转运司照例要为他们饯行。不过,清代更为隆重,宴会是由省里的最高长官巡抚主持,既宴请新科举人,也同时招待考官,席间不仅唱《鹿鸣》诗,还要跳魁星舞,规模大且场面热闹。历代文人也有鹿鸣宴的诗作。如欧阳修有“曾陪鹿鸣宴,徧识洛阳生”的诗句。苏轼有《鹿鸣宴》诗一首:“连骑匆匆画鼓喧,喜君新夺锦标还。金罍浮菊催开宴,红蕊将春待入关。他日曾陪探禹穴,白头重见赋南山。何时共乐升平事,风月笙箫一夜间。”

琼林宴是宋朝专为新晋进士祝贺的宴席。宋太祖赵匡胤正式建立了殿试制度,殿试后,举行隆重的典礼仪式,宋太祖宣布登科进士名次,并在汴京(现开封)皇家花园琼林苑赐宴庆贺。皇帝和相关的朝中大臣与新科进士们觥筹交错,饮酒赏景,其乐融融。《宋史·乐志四》载:“政和二年,赐贡士闻喜于辟雍,仍用雅乐,罢琼林苑宴。”所以政和二年以后,又改称“闻喜宴”。元、明、清三代,因设宴地点不在琼林苑,又称“恩荣宴”。虽名称不同,其仪式内容大致不变,仍可统称“琼林宴”。北宋的晏殊14岁参加殿试,受到真宗的嘉赏,赐同进士出身。他参加皇帝设的琼林宴后, 作诗一首:“三月杨花飞似雪,内园桂树绿成阴。何妨写尽凭高意,十步虹桥彻水心。”庆历二年(1042年),王安石登杨镇榜进士第四名,曾作《九日赐宴琼林苑作》:“金明驰道柳参天,投老重来听管弦。饱食太官还惜日,夕阳临水意茫然。”宝佑四年(1256年),文天祥20岁高中状元,他在《御赐琼林宴恭和诗》中描写了琼林宴的盛况:“奉诏新弹入仕冠,重来轩陛望天颜。云呈五色符旗盖,露立千官杂佩环。燕席巧临牛女节,鸾章光映壁奎间。献诗陈雅愚臣事,况见赓歌气象还。”

鹰扬宴是为武举人祝贺的宴会,起源于清朝。所谓“鹰扬”,乃是威武如鹰之飞扬之意,取自《诗经》“维师尚父,时维鹰扬”之句。鹰扬既是对新科武举人的勉励,又是考官们的自诩。清吴荣光《吾学录·贡举》载:“武乡试揭晓翼日,燕(宴)监射主考执事各官及武举于顺天府,曰鹰扬燕(宴),仪与鹿鸣燕(宴)同。”

会武宴是兵部为武科新进士举行的庆贺宴,隋朝就已有之。《吾学录·贡举》中也有记载:“《通礼》武殿试传胪后,燕(宴)有事各官暨诸进士于兵部,曰会武燕(宴)。”清梁章钜《浪迹丛谈·武生武举》也云:“文进士称恩荣宴,而武进士称会武宴,则罕有知者。”会武宴的规模比鹰扬宴要气派得多,排场浩大,群英聚会。清顺治三年(1646)丙戊科,山东省章丘人郭士衡成为大清朝开国第一个武状元。10月23日,皇帝亲自到午门前举行传胪大典(即皇帝宣布登第进士名次的典礼);27日,兵部设筵席,宴请武进士。命大学士范文程主持会武宴。武科学子相会,在饮酒祝贺的同时,切磋交流武艺,或者现场表演武术也在情理之中。参加武科者都是练武之人,重武轻文,因此描写鹰扬、会武宴场面的诗词流传甚少。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