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安否

核心提示: 母亲没有责罚我;妹妹咂巴着小嘴,就那么痴痴地看着我。我哭了,哭得一塌糊涂。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心不安的滋味,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翻炒,真不如结结实实地挨顿打。以后好几天,每每看到姐姐妹妹,我都抬不起头——原来心不安,才是最大的惩罚!

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有天独自在家,闲得无聊,翻箱倒柜,竟翻出母亲藏的好吃的。看到后,眼馋心更馋,顿时忘了一切,狼吞虎咽地吃光了。

母亲知道后,摸着我的小脑袋说:“那是你大姐生病时买给她的,你们没在,她舍不得吃。你妹妹还小,吃啥也都想着你。你现在一个人吃完了,想想你姐,想想你妹,心安否?”

母亲没有责罚我;妹妹咂巴着小嘴,就那么痴痴地看着我。我哭了,哭得一塌糊涂。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心不安的滋味,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翻炒,真不如结结实实地挨顿打。以后好几天,每每看到姐姐妹妹,我都抬不起头——原来心不安,才是最大的惩罚!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