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种了多少鸦片

核心提示: 一项关于13个地区种烟面积变化的调查显示,1914-1919年,种烟面积占耕地面积的3%,到了1929-193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0%。军阀割据,是鸦片种植面积急剧扩张的根源。

近年来,对“民国军阀”的评价,有一种日益正面的趋势。然不论军阀本人之操守如何,其割据性存在,实是民国之巨害,乃毋庸置疑之事。试以鸦片之流毒为例,作一管窥。

北洋时期,各地军阀为维持割据地位,必须养兵、扩军。巨额军费常使他们辖区内的财政入不敷出。军阀遂想方设法从鸦片贸易中牟利。如唐继尧、龙云统治云南期间,不断扩大鸦片种植面积,至1932年,全省烟田面积约224万亩。1927年前的几年,云南每年收入约1100万元,其中鸦片收入804万元,1932年鸦片税收占当年总收入的38%。

四川是鸦片的另一个重要产区。当地军阀除了征收烟苗税、起运税、印花税等十几种杂税外,还发明了所谓“懒税”,以惩罚因“懒惰”而不种鸦片者。其规定“农民种粮食而不种烟,则种粮食一年,应完三年的税,而种烟只完本年一年的税……到后年,再不种烟,仍种粮食,则这一年,应完七年的税。”

紧邻云南、四川的两广、两湖,因气候条件所限,鸦片产量不大,但他们垄断了鸦片外运的通道。湖北在1924年征收鸦片通行税1500万元;广西在1932年收入3100万元,其中鸦片过境税1588万元。

总的来说,除了吉林、山西两省,全国各省大小军阀无不视鸦片为重要财源。一项关于13个地区种烟面积变化的调查显示,1914-1919年,种烟面积占耕地面积的3%,到了1929-193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0%。军阀割据,是鸦片种植面积急剧扩张的根源。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