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爱看笑话书

核心提示: 就像他那段时间同时喜欢读笑话书,喜欢翻小人书,喜欢听侯宝林的相声一样,看字帖墨迹,主要还是为了休息、消遣、放松心情。

据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记录,毛泽东曾三次比较集中地索要笑话类书籍。

第一次是1966年1月。他当时在武汉,让人从自己的藏书中找出北宋李昉编的《笑林广记》、周作人编的《苦茶庵笑话选》、牧野编的《历代笑话选》等七种笑话书送去给他读。

第二次是1970年8月。他当时在江西庐山,随后到武汉,让人从北京图书馆等单位和一些个人手中,挑了20种笑话书给他送去。

第三次是从1974年1月开始的。毛泽东当时在北京。此番阅读,很是深入,费时较长,寻书也颇为周折。

据徐中远所记,1974年1月1日,毛泽东索要一批大字本的笑话书,工作人员当天送去《笑林广记》《笑府》《笑典》等,翻阅后,第二天便告知,“不理想,再找一找”。1月2日,工作人员又找了14种21册笑话书送去,毛泽东从中选出《新笑林一千种》和《历代笑话选》两种,让人联系重新排印成大字本给他细读。1月10日,又让印《滑稽诗文集》,并嘱,“快印些,印好一册送一册”。看来很急切。

读完这批书后,2月23日,又让工作人员“继续找笑话书”。到4月17日,工作人员先后给毛泽东送去25种49册各类笑话集子。他从中选出《时代笑话五百首》《笑话三千篇》《哈哈笑》三种,让人重新印成大字本细读。6月4日读了新印的《笑话三千篇》,提出“也不理想。请再找一找有关笑话方面的书”。通过四处寻找,6月14日工作人员再送去20种55册笑话集子。6月21日,毛泽东翻看完这批书,再次表示,“最近所借的笑话书,没有多少新鲜的,就不用重印了”。

工作人员实在没有办法了,按毛泽东的指点,除在北京有关部门寻找外,还在上海寻找。北京方面此次寻得60多种笑话书,编了一个《笑话书目》供圈选。毛泽东从中圈选出10种笑话书重新排印。上海方面,也送来一个铅印的《历代笑话集书目》,包括古代的线装书、新中国成立前上海等地出版的笑话集、新中国成立后各地出版的笑话集,一共87种。毛泽东从中圈选出16种,由上海方面陆续送来。

1974年上半年,毛泽东为何如此集中阅读笑话书,不得而知。从他当时的身体情况看,恰恰是1974年6月中旬,健康状况出现明显问题。中共中央当即决定为毛泽东成立医疗组,成员包括心血管内科、神经内科、麻醉科、耳鼻喉科、呼吸科、外科、重病护理等方面的专家。这个医疗组持续两年多,直到毛泽东逝世。也就是说,他一心要读笑话书的时候,正是身体释放出不良信号的时候。

1974年7月17日,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到南方休养,先后住武汉、长沙和杭州,一直到1975年4月上旬才回到北京。

在南方期间,毛泽东也断断续续索要过笑话书。比如,1974年9月,当时在武汉,两次让人催促在北京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赶快把上海方面送来的《笑话新谈》印成大字本,“印好一册送一册”,说是“等着看”。该书由一个叫李节斋的人编写,上海文益书局出版。据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回忆,他读到该书《怕老婆》一篇时,露出笑容直至笑出声来,“这一次外出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席这样高兴”。毛泽东最后一次要笑话书来读,是1975年2月3日,当时住杭州。

在阅读笑话书籍的同时,毛泽东还集中阅读古今名人字帖墨迹和手札。

毛泽东是书法家,阅看字帖墨迹,本就是他的“必修课”,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身边工作人员即已为他购置了600多种字帖。到70年代,他又一批一批地索要各类字帖墨迹来看。仅1974年下半年,工作人员根据他的要求,先后近20次寻找了165种342册字帖,陆续给他看。1975年1月初,工作人员又分别从上海和南京找了几十种字帖给他。毛泽东阅看后,1月12日回话:“从上海、南京找来的字帖,墨迹都很好”,“都喜欢看”。

概括说来,毛泽东晚年比较喜欢看的字帖墨迹和名人手札,从印制角度讲,主要是开本小、字体大、墨迹清楚、不太厚、拿着轻巧的书帖作品。从书体上讲,比较喜欢有风格的草书、行书,如唐代怀素、张旭,宋代赵孟頫、米芾、黄庭坚、赵孟坚,元代鲜于枢等人的作品,近人则有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的墨迹。从内容上看,他不光是看字,也是看文,特别是那些书写诗词文赋的字帖墨迹。

应该说,毛泽东晚年看字帖,重点似乎已经不是在钻研书法艺术了,事实上他当时即使用铅笔写字,手也开始发抖。就像他那段时间同时喜欢读笑话书,喜欢翻小人书,喜欢听侯宝林的相声一样,看字帖墨迹,主要还是为了休息、消遣、放松心情。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