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国大典礼花施放的台前幕后

1949年开国大典的各项筹备工作,是在华北军区和北京市委组成的开国大典阅兵和群众游行总指挥部的领导下进行的。为庆祝开国大典,在苏联顾问的建议下,《典礼程序表》中规定,在开国大典中施放礼花。经研究,组织上把施放礼花的任务交给了时任华北军区司令部作战科长的张桂文完成。

由苏方提供援助的“礼花”,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礼花,而是红、黄、绿、白、紫颜色的苏军信号弹。当时,张桂文“还不知道礼花是怎么一回事”。总指挥部为了让大家有一个学习和借鉴的样板,把受阅部队指挥员组织起来,轮流到时由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接收并管理的东单大华电影院观看前苏联十月革命节阅兵全过程的纪录片,其中就有施放礼花的场面。观摩后,大家的脑子里都有了礼花的印象———这次施放的礼花是集束信号弹。

张桂文立即找来两个帮手:作战参谋耿树平和训练参谋刘竞生。他们很快就把执行任务的实施方案研究制定出来,并得到总指挥部的批准。

张桂文三人随即出发,根据施放礼花必须要以天安门为中心这一原则,选定了6处施放礼花的发射点,分别是:北海白塔、景山、中山公园、太庙(今劳动人民文化宫)、东交民巷西口的邮政管理局大楼(已拆除)、西交民巷东口西皮市的河北银行旧银行公会大楼。

其后,一行赶往当时担负首都卫戍任务的平津卫戍司令部独立步兵第二○八师,从两个基础较好的连队选调战士,组建成开国大典的礼花施放部队。

另一方面,从苏联进口礼花并运到当时北平(今北京)的工作也紧张有序地展开。进口的信号弹先由苏军军舰送到旅顺军港,再由铁道部安排专用列车运到北平。铁道部责成铁道部公安部门、东北铁路总局完成此项任务。东北铁路总局组织大连铁路部门专门研究运输方案,挑选优秀员工、优质机车、车辆承担运送任务。铁道部公安部门领导、旅顺站站长及一名苏军少将参谋长监装并随车护送,选精干公安干警押运,还在沿途布置了警戒。专列从旅顺站秘密出发,按照“沿途除上水外,一律不准停车”的命令一路前行。最终,运送人员克服重重困难,历时7天,将信号弹安全运抵北平。

耿树平奉命到丰台火车站接收这批信号弹。箱子里面有信号枪,也有信号弹。信号枪是用灰绿色的帆布带子系住,有单管和双管之分,并附有俄文说明。于是张桂文等请来了华北军区司令部军务处的郭修业参谋帮助翻译俄文说明。

经研究发现,这批信号枪的形状结构和解放军从国民党军中缴获的美式信号枪大体一致。但当时解放军只是配给通讯员单兵使用,没有集团使用的先例。临近阅兵的前一周,张桂文和同志们根据任务特点,参照以往操枪动作要求,共分10组并统一了队形。按照已选定的6个礼花发射点,每点配置一个排,分别由连长、副连长和一个排长指挥。队形为双圆阵势,内圆12人,外圆24人,每人间隔0.8至1米,前后距离3米,一律背向圆心面向外,同时发射,施放时不用考虑色彩,各人施放各人的。另外,从第1发信号弹发射到第2发信号弹就位,相距大约半分钟;礼花每施放20分钟后,休息10分钟再放第二轮。

队形方案制定后,部队立即和距离华北军区驻地庆王府不远的辅仁大学联系,借用其操场每天加紧训练。经过多次练习,战士们统一下令,统一装弹,统一发射,在练习中摸索最佳装填动作,在短时间内迅速把误差控制在1秒钟之内的水平。9月28、29两日,礼花部队分别在北海、景山两个发射点试放。

开国大典当日,随着夜幕降临,礼花施放部队和消防队早已准备就绪。晚上8点整,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聂荣臻命令“施放礼花”。张桂文立即下达礼花施放口令,没想到扩音器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张桂文立即采取第二套预案:在天安门指挥台上发射一颗绿色信号弹作为施放信号。随着一颗碧绿的信号弹划破夜空,一簇簇五彩缤纷的信号弹骤然腾起,齐齐射向天空,把开国大典之夜装扮得更加绚丽辉煌。

礼花施放部队胜利完成了任务。事后据统计,当夜共发射3万余枚信号弹。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