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败的大迂回

在中国古代的战略行动中,蒙元帝国西南大迂回进攻南宋的战略是一个脍炙人口的例子。不但是在一些文章中,把西南大迂回奉为“震古烁今”“将永远在世界军事史上熠熠生辉”的大战略,俨然将蒙元西南大迂回看作了一个人类历史上万古流芳的成功战略。然而,蒙元西南大迂回的成败究竟如何呢?让我们撇开那些炫酷的理论和概念,去看看真实的历史场景。

大迂回战略的初步成果

1251年,成吉思汗的孙子蒙哥登上了蒙古帝国大汗的宝座。刚一即位,蒙哥就推出了一个不论是规模还是想象力都令人震撼的大战略——西南大迂回。

大迂回战略的基本点是,先派蒙哥的弟弟忽必烈和大将兀良合台指挥大军从陕西、甘肃出发,沿四川与青藏高原的边界南下,进入云南,灭亡大理国,这样就绕到了南宋正面战场的侧后,再回师北上策应主力,一举灭亡南宋。这次大迂回将绕过近半个中国,从西北到西南,再到华南,最后指向华中,距离遥远,路途艰险,实在是史无前例的举动。为这次远征,蒙古人作出了周密的准备。从领军的统帅——大汗亲弟忽必烈和在拥戴蒙哥为大汗时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兀良合台——的身份上就不难看出这支远征军的级别。据伊朗史家志费尼记载,“他从东、西大军中每十人抽二人(南征)”,据波斯史家拉施特《史集》记载,迂回大军总兵力达10万人,直追窝阔台长子西征时的兵力。可见对整个蒙古帝国而言,这支大军也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

1253年9月,蒙军分兵三路南进,兀良合台率西路军,宗王抄合、也只烈率东路军,忽必烈亲率中路军,渡大渡河,取古清溪道南下,于11月进至金沙江畔。12月初,东、中路军先后渡过金沙江,与西路军会师于龙首关,合力攻击,全歼大理丞相高祥所指挥的大理军主力,于12月15日占领大理城,斩杀高祥,国王段兴智逃奔善阐。1254年春,忽必烈留兀良合台继续作战,自率一部兵返回。虽然大理军主力很快就被消灭,但在云南的崇山峻岭和热带雨林里,一个一个清剿残余势力却是旷日持久的。从1254年到1256年,整整花了两年时间,兀良合台才最终平定大理,俘虏段兴智,确立了对云南的统治。在这段艰难的征服历程中,蒙古军“由于路途漫长、行军艰难,该国又举国为敌、气候恶劣,他们每天都要打两三次仗,以解救自己”。据拉施特《史集》记载,10万南下大军最后剩下不到2万人。

从大理征服战的后期开始,兀良合台就在做回军北上、策应主力南下的准备。1255年秋,兀良合台奉命北进四川,接应北路南下的帖哥火鲁赤和带答儿军,意图会师嘉定。从9月份开始,兀良合台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跋涉,在击溃了一路上秃剌蛮等部族的袭扰之后,终于进入了四川腹地,兵临金沙江畔。然而,在宋都统张实指挥的优势水军的拦击下,兀良合台却始终没能够渡过金沙江,而不得不改变会师嘉定的初衷,而转兵东向,沿长江南岸向重庆方向进军。1255年11月,兀良合台兵至合州,北渡长江,与分别沿嘉陵江和渠江南下的帖哥火鲁赤和带答儿军会师。在历时2年多,行程上万里之后,大迂回的蒙军终于与正面进攻的蒙军会师了!

三路大军原路返回

然而,在完成了这样一次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壮举之后,蒙军将领们却并没有因此而欢呼雀跃。恰恰相反,他们猛然发现自己的处境丝毫没有因为大迂回的成功而得到任何改善。此时,宋军在四川的防御重心已经由蜀口防线转移到了四川内地的众多山城,由线式防御转为基点防御。因此蒙军的会师虽然貌似把宋军的整个防御纵深打了个对穿,但实际上三路蒙军都没能攻下一座宋军的主要山城,对宋军并没有造成严重的杀伤。而且,几路蒙军都采取了绕过宋军坚城、轻兵突进的战术,这虽然可以让蒙古骑兵得以长驱直入宋军纵深,但也使得他们不得不甩下沉重的粮草辎重和攻城器械,从而让本来就不算太强的攻坚能力进一步削弱了。

这样一来,突入四川腹地的蒙军就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他们虽然冲进了敌人的腹心,但却没有损害到敌人的实力。他们对宋军坚固的山城无能为力,而自己的后方却暴露在敌人的威胁之下。如果愿意的话,蒙军也许还可以继续再往前冲一段,但这不会让他们的处境有丝毫改善,只会增加后方被宋军袭击的风险。而且宋人已经尽量将军民都迁入了山顶有大片平地和水源的山城,留在河谷、盆地里可以让蒙古人抢掠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在发了一个多月的呆之后,蒙古那颜们终于作出了看似荒唐,但其实又十分合理的决策——三路大军各沿原路返回。这样一次万里迂回、南北对进的战略壮举,终于以武装大游行的形式无疾而终。

合围战略的再次失败

兀良合台退回云南之后,蒙哥不甘失败,不断积聚力量,终于在1258年春,再次分三路大举南下,企图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灭亡南宋。其中蒙哥御驾亲征,指挥西路军主攻四川,忽必烈指挥中路军进攻京湖,塔察尔率领东路军佯攻两淮,以分散宋军的注意力。当然,蒙哥也没有忘记留在云南的兀良合台,命令他东出广西,再北上京湖,策应忽必烈作战。显然,蒙哥吸取了两年前兀良合台北进四川无功而返的教训,认识到轻装急进的蒙古骑兵奈何不得南宋的山城防御体系,而京湖方向还没有建成这样的防御,也许兀良合台还能多少有些建树。

1259年8月,兀良合台率四王骑兵3000,蛮兵万人向广西发起了进攻。由于远隔千山万水,兀良合台并不知道此时蒙哥已经死于钓鱼城下,蒙古主力西路军已经撤军,而忽必烈的中路军也只是为了“吾奉命南来,岂可无功遽还”,才硬撑着没有撤。兀良合台的配合行动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不会成功,他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只是不被宋人吃掉而已。信息不畅,是在当时的条件下进行长途迂回作战所不可避免的弊病。

虽然自蒙军攻克大理之后,南宋加强了在广西的防御,但兵力毕竟无法与前线的三大军区相比。兀良合台仅用了2个月时间,就纵贯整个广西。然而,与北进四川之战十分相似的是,兀良合台的这次进军也仅仅是纵贯而已,由于极度缺乏攻坚能力,尽管蒙古骑兵在野外可以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但却没能攻下一座重要城池。

进入湖南之后,兀良合台于11月中旬渡过湘江,17日进抵潭州(长沙)。一个多月以前,南下的忽必烈军曾派大将拔突儿南下潭州接应兀良合台,但没想到来得太早,怎么等也等不来兀良合台,反而周围宋军不断云集,严重威胁蒙军后路,拔突儿只得又撤了回去。等兀良合台到达潭州的时候,等待他的不是拔突儿的接应部队,而是一心要切断兀良合台归路,把他们统统包饺子的新任湖南安抚使兼知潭州向士壁。两军在潭州城下拉锯了近一个月,互有胜负。兀良合台不但没能攻下潭州,甚至连从潭州全身而退都成了问题。最后还是忽必烈够仗义,没有忘记这个老同袍,先后派也里蒙古和铁迈赤率军6000渡江南下接应,又命张杰、阎旺于新生矶架浮桥等候,才终于使兀良合台军于次年2月渡过长江北返。蒙军渡江的过程中又遭到了夏贵军舟师的截击,被切掉了尾巴,数百人被斩杀,为这次前无古人的万里大迂回画上了一个颇不圆满的句号。

代价大于收效

如果想盘点一下这次西南大迂回起到了什么作用的话,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大迂回帮助蒙军突破了宋军正面防线吗?没有。不论是1255年的四川之役还是1259年的京湖之役,从正面进攻的蒙军都独立地突破了宋军的防御,并不需要兀良合台来帮忙,反倒是兀良合台需要他们的帮忙才得以撤回。

大迂回在战略上对蒙军的进攻起到了重要的策应作用吗?没有。四川之役蒙军没有能够达成任何战略目的,在宋军纵深逛了一大圈之后结束了这次野游。京湖之役更是离谱,兀良合台尚未出军,整个战略进攻就已经以失败告终。而之后的桂湘作战中也一直是忽必烈在手忙脚乱地设法搭救兀良合台,而不是兀良合台在策应忽必烈。

大迂回消灭了宋军大批有生力量吗?微乎其微。在南下大理的过程中,蒙军是消灭了一些敌人,但那都是大理军队或是当地土著。四川之役前期,兀良合台一路被宋军压着打,没有获得过多大胜利。而在四川之役的后期和京湖之役中,兀良合台则是在宋军的据点之间钻来钻去,没有攻克过什么重要的城池,也不可能对宋军有多大的杀伤。

大迂回吸引了宋军有生力量,从而为主力的正面进攻创造了条件吗?有一些,但是并不多。得知蒙军入滇之后,宋军确实在四川、广西等地加强防御,因此从其他地方抽调了一些军队,例如以李曾伯为广南制置使负责广西方向对滇防御等。但是这些宋军的数量都不多,李曾伯以制置使之尊,节制的兵马不过15000,四川、贵州、湖南等方向的守军多半还不及此数。而参与大迂回的蒙军则占据了全军相当大的比例。

大迂回扩大了蒙古帝国的占领区,从而加强了蒙军的实力吗?微乎其微。蒙军在大迂回的过程中征服了大理全境,设立云南行省,确实取得了一些地盘。然而,这块土地在当时还属于蛮荒之地,开发程度很低,无法给蒙军提供多少物质支持。而且地方平定不久,各种各样的反抗势力仍然此起彼伏,能保持稳定已经不容易,更谈不上大规模获取资源。

成果是这些,而代价又是什么呢?据拉施特《史集》记载,10万南下大军最后剩下不到2万人,而这大概还只包括了征服大理过程中的损失,而没有考虑四川和京湖两役中的伤亡。考虑到蒙军的总数也不过三四十万,这一损失对蒙古帝国来说是伤筋动骨的。蒙军重兵在大迂回的过程中被占用和消耗,为南宋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喘息良机,得以顺利完成山城防御体系的建设。宋臣李鸣复在《乞严为广西之备疏》中提到蒙军“入蜀之兵本三十万”,由于“忽抽二十万入云南”,导致四川方向宋军压力大为减轻。与蒙军在大迂回中所付出的巨大代价相比,迂回所取得的一点点收益是远远不成比例的。

坐而论道空谈战略的教训

蒙军之所以对迂回战术如此钟情,是与其传统的围猎战术分不开的。奔驰于茫茫的草原大漠之上的蒙古骑兵,常常习惯于不与敌人正面硬顶,而是迂回其侧翼后方,出其不意,形成合围,再趁敌人慌乱之机一举歼敌。对于草原大漠这种便于骑兵机动行事的地形来说,迂回的成本要远远小于正面突击敌人防线的成本,而且战术战役迂回的路程和时间都较短,通信问题也不会太难解决,容易组织迂回部队和正面部队之间的协调,加之易于达成突然性,能够攻敌不备。因此迂回战术在蒙古骑兵兴起的过程中曾经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当蒙古人不加区分地把战术战役迂回扩大到战略迂回,地形由草原大漠变成崇山峻岭,路程由几十、几百里变成几千、上万里,时间由几天、几十天变成几个月、几年的时候,情况就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是迂回的成本加大了。在崇山峻岭中,在满怀敌意的本地人不断袭击中行军,其代价是惊人的,西南大迂回的蒙军未经大战就在这些持续不断的消耗中损失了大半的力量。其实,在蒙古骑兵具备极高的机动力和突击力,而敌人又没有一个坚强、绵亘的正面防御的情况下,正面突破比长途奔袭数千里迂回敌人后方更容易。

其次是战役的突然性失去了。由于路途遥远、地形崎岖,加之一路上不断遇到武装抵抗,迂回行动变得旷日持久。西南大迂回为期好几年。南宋早就知道蒙军要从这个方向来了,战略的突然性完全丧失,战役的突然性也很难取得。

再次是各部队配合行动的难度大增。在当时的通信条件下,相距几千里的两支部队要进行完善的战术配合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才会闹出当兀良合台出兵广西的时候,蒙哥大汗其实已经死掉了的笑话。而兀良合台与忽必烈的援军也搞过好几次你来了我还没来、我来了你已经走了的黑色幽默。

正是由于没有考虑到这些变化,没有深刻的研究实际情况和具体问题,蒙古将领们低估了迂回的成本,最终导致了西南大迂回的惨重损失。他们“打落牙齿和血吞”就罢了,而今天的后人们,却也不顾实际情况,不分析具体得失,一味坐而论道地空谈“逆时针”“大战略”,不能不让人感到可笑。而如果这种作风不仅仅是在谈古论今中存在,而在真正制定战略时也存在的话,那问题也就不仅仅是可笑了。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