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斗诗人朱元璋

“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三声唤出扶桑来,扫退残星与晓月。”

“天为帐幕地为毡,日月星辰伴我眠。夜间不敢长伸脚,恐踏山河社稷穿。”

亲爱的朋友,读了这两首诗,您大概会有些不屑,这不是打油诗吗?除了堆砌出来的强烈自满与傲气,诗味索然啦。这两首诗的题目分别叫《金鸡报晓》和《野卧》,作者虽不是响当当的专业诗人,历史上却大大有名,他就是明朝开国皇帝、明太祖朱元璋。

中国古代帝王里能作诗的不少,不过多数还是“婉约派”。许多亡国之君都是这个调调,像陈后主陈叔宝、隋炀帝杨广、南唐后主李煜等,即使那些雄才大略的帝王也往往偏爱婉约,如汉武帝刘彻、梁武帝萧衍、唐太宗李世民、唐玄宗李隆基等。真正的“豪放派”也是有的,汉高祖刘邦算一位,他那首《大风歌》可以秒杀许多诗人,另一首《鸿鹄》则“横绝四海”,豪放到家了。

跟汉高祖相比,朱元璋经历相似,诗情也仿佛,甚至可说泛滥。据《明史·艺文志》记载,老朱有《御制诗》五卷,流传至今的大约有三十多首。

因为朱元璋一生戎马,南征北战,出身草根,不忘初心,其中有不少货真价实的“战斗诗”。像这首《不惹庵示僧》中就透着豪情和杀气:“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山僧不识英雄汉,只恁哓哓问姓名。”而一首《东风》则明白如话:“我爱东风从东来,花心与我一般开。花成子结因花盛,春满乾坤始凤台。”除了最后一句有点拽文,基本算是古诗里的口水诗了。

说朱元璋是战斗诗人,还有个重要缘由,老朱个性强,喜欢跟其他诗人“PK”。《水浒传》里宋江题反诗时说“敢笑黄巢不丈夫”。朱元璋也是喜欢跟黄巢较劲。

黄巢有首《不第后赋菊》很著名:“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老朱也有首《咏菊》,跟黄巢铆上劲了,诗云:“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写诗时,黄巢还是落第举子,而朱元璋已经即将成为皇帝。从这两首诗来看,诗人和皇帝的区别在于,诗人有的是才气与豪气,而皇帝只剩下了豪气。

朱元璋有首《咏雪竹》写得也很有气魄:“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不过,此诗瞅着有些眼熟,笔者恍惚间想起北宋名相寇准七岁时的《咏华山》诗:“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虽然朱元璋这诗人文化水平不高,却自视甚高。他拟建阅江楼,让文臣们写《阅江楼记》。看了众臣所作,老朱不满意,亲自捉刀,一气写了两篇,一篇君王口气,一篇臣子口气。战斗诗人的本色暴露无遗矣!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