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莱坞与税务局缠斗几十年

核心提示: 最近,演员偷税漏税事件在国内引发广泛关注。其实在影视业较为发达的欧美国家,类似事件早有发生。被誉为“娱乐产业硅谷”的好莱坞在几十年间就不断上演着税务部门与影视从业者之间的猫鼠大战。正是在这种反复博弈中,相关法律的漏洞越来越少,纳税制度的篱笆越扎越牢。

“除了死亡和税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说是确定的。”1789年,美国开国三杰之一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曾这样说道。早在美国建国之初,税收就在这个国家占有重要位置。不过,美国个人所得税制度直至20世纪初才确立,它同电影行业的发展几乎是同步的,两者都从19世纪末起步,在20世纪完善。

1861年,美国国会为了筹措内战军费颁布首个个税法,对800美元以上收入征收3%所得税。由于受到行业大亨反对,没几年就被废止。19世纪90年代后,在经济危机影响下,普通民众要求高收入人群交更多的税。1913年,宪法第十六条修正案通过,允许联邦国会征收所得税。随着经济大萧条到来,税率不断增加。罗斯福上台后最高边际税率又持续稳步上升,1945年达到94%。与此同时,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郊外的好莱坞电影城兴起,好莱坞从业者们与国税局的“战争”也拉开了帷幕。

如何对抗政府实施的针对富人的高税收制度,好莱坞影星们绞尽脑汁,一种后来圈内普遍使用的方法出现了,那就是尽可能将自己的开销计入公司运营成本中,把个人收入压低,从而少交税。在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初,大多数演员为了逃税都把置装开销记作商业支出,因为这样可以使其购买的各种名牌服装逃过高昂的税收。1934年,著名女影星玛吉·伊万斯去纽约旅行时穿了件貂皮大衣,然后她把买貂皮大衣的钱和其他个人开销记在商业用途款项之中。国税局特工很快查明伊万斯的伎俩。伊万斯狡辩称,业内人士、报界和影迷们想看她身穿时髦冬装出现,这是她的工作职责之一。好莱坞导演乔治·库克与他的长期财务经理埃尔莎·施罗德经常在商业事务和个人活动之间切换,钻空子逃税,这两人的记账手法可谓“登峰造极”。1941年,库克为出身政治豪门的女演员塔卢拉赫·班克黑德举办社交聚会,他让财务经理把近千美元的聚会费用记作必要商业支出。他声称,对于电影从业者而言,社交聚会是必不可少的商业活动,他们需要通过这样的应酬来获取消息、发展人脉和拓展事业。

这一时期,演员中还流行着一些很简单的避税策略。在好莱坞,像主演《一夜风流》和《埃及艳后》等影片闻名的克劳黛·考尔白这样级别的票房明星,每部影片估计能拿到15万美元片酬,但是,如果她们在一年中拍第三部影片,那么第三部片子的税后片酬可能就只有3万美元,接着第四、第五部影片的税后收入会更少,所以一些演员就用减少工作时间与拍摄电影数量的方法让自己的收入水平维持在低一级档次,以躲避高税率。

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想方设法偷税漏税,能帮助明星逃税的专业人士也迅速发展起来,经纪人、律师、会计和经理人等纷纷成了“逃税代理人”。愈演愈烈的好莱坞逃税风潮引起美国政府担忧,官方决定杀鸡儆猴。1940年6月3日,一件改变美国影坛的大事发生了。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主席、美国电影界最有权势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约瑟夫·M·申克受到所得税欺诈罪起诉,他被控偷税漏税40万美元。纽约联邦法院宣判申克两项逃税罪名成立,他被判入狱3年。稍后,由于他揭发剧场舞台雇员工会领导人威利·比欧夫敲诈有功,在康涅狄格州丹伯里监狱中服刑4个月零5天后得到特赦。在申克被判刑后,为了避免步其后尘,好莱坞众多明星在报纸上公布自己上一年收入和缴纳的税款,明星们特别强调为自己的纳税人身份感到自豪。这起案件改变了好莱坞明星的逃税风向,在力挺政府征税浪潮中,明星们同政府合作拍摄了一系列鼓励纳税的影片。

然而,不久之后,很多制片人发现了税收制度中另一个漏洞,25%的资本利得税远远低于85%-95%的最高档次个税,为此,他们成立小规模制片公司,把一些短期投资伪装成长期投入,随后在半年内解散公司,以资本利得税的手段避税。二战期间,美国政府出于战时爱国主义宣传考虑,默认了这种商业模式。到了1946年,政府秋后算账,宣布制片人这种行为违法,并对战时几大制片人开出罚单。1951年,政府调整税收政策,规定美国公民如果每18个月里有17个月在国外工作,就可免除在国外劳动所得的个税。

影视从业者们

很快利用起这个漏洞,前往国外拍独立电影,例如格利高里·派克和奥黛丽·赫本主演的《罗马假日》就在意大利首都罗马拍摄。针对这种情况,美国国会1953年修正该法案,把免交个税的国外收入定在2万美元以内。

在好莱坞同国税局明争暗斗几十年后,20世纪80年代初,演员出身的里根出任美国总统,他降低了个税税率,给好莱坞明星带来很大好处。这场好莱坞与国税局之间的“猫捉老鼠游戏”始于20世纪30年代,到里根的新税法出台后,终于得到缓解。不过,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针对影视产业的各项税收仍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好莱坞同国税局的斗争并没有画上句号。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