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联究竟为中国革命提供了多少武器

核心提示: 赫鲁晓夫并非当事人,但他所描述的过程基本还是符合实际的,关于这笔武器的具体数字,中苏各执一词,但这笔武器足以装备数十万军队,彼此都还是认账的。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中国近代革命中,苏联曾多次扮演武器提供者的角色。

从1917年发动护法运动到1920年代初期,国民党领袖孙中山依然只能靠到处联络军阀来实现自己的政治图谋,尽管他振臂一呼,即能争取到几万几十万的人马来其麾下,但这些临时归附来的军队多不是真心实意,一遇挫折,就逡巡观望,推三阻四,连他一手培植起来的陈炯明,在羽翼丰满以后,也不惜与他反目成仇,分道扬镳。

此时此刻,假如不是苏联方面雪中送炭,向国民党、向孙中山及时提供大批军火及其他支援,黄埔军校恐怕建不起来也办不下去,国民党的党军更难以在两年之后就形成规模。

孙中山建立自己的党军,第一步是创建黄埔军校,但军校创办初期,武器奇缺,只有粤造七九毛瑟枪30支,多亏苏联及时运来军火,黄埔军校才得以站稳脚跟。军校首任教育长王柏龄在《黄埔军校创始之回忆》提到:“第一批苏联军火就有长枪八千支,小手枪十支。八千支俄式步枪均配有刺刀,每枪有五百发子弹。学员们个个欢天喜地,说:‘今后我们不愁了,革命有本钱了。”

以黄埔学生为基干组成的党军,尽管人数尚少,但在东征陈炯明,平定滇、桂军阀及商团叛乱时,每每能以寡击众、屡战屡胜,究其原因,固然是由于士气高昂,训练有素,但武器装备上的优势也应该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除援助黄埔军校之外,苏联还向广东革命政府多次提供军火援助,计有步枪51000支,子弹57400万发,机枪1090挺,这些武器无疑使国共合作期间的广东政府如虎添翼。1926年,从两广出发的北伐军一改以往数次北伐均止步于湘赣两省的局面,顺利挺进至长江流域,苏制武器的援助与苏联顾问的建议,均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黄埔建校之初,苏联就向广州方面派出一批军事教官,最多时达到30多人。广州革命政府东征讨伐陈炯明,布留赫尔(即加伦将军)率 20名苏联顾问参与作战指挥;第二次东征时,更多苏联顾问参与其中;1926年,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作为顾问的加伦等苏联军人对北伐军的作战计划、战场指挥都提供了不少重要的建议。与此同时,北方冯玉祥国民军也从苏联方面获得军火及其他援助,假如没有这些援助,冯玉祥所部恐怕会在1926年便被张作霖、吴佩孚联合剿杀,如此一来,北伐的成功也许至少还要再等两年以上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而言,苏联的支援在客观上推进了中国的统一。但苏联方面真正中意的政治力量毕竟是更加志同道合的中国共产党,当1927年国共合作彻底破裂后,苏联即转而决定向中共提供大笔军火,扶持中共以革命的武装来反击国民党的背叛。

对中共的军火援助有据可查的至少有三次。

第一次是1927年,中共控制的武装在南昌举行起义后,苏联共产党(布)中央政治局立即决定拨出1.5万支步枪,1000万发子弹,30挺机关枪和4门山炮,2000发炮弹,紧急派船海运到广州附近援助在南昌起义的中共军队。

有人不了解这一情况,一味指责南昌起义后部队为什么不在江西就地建立革命根据地,为什么不学秋收起义的部队向国民党力量薄弱的乡村地区转移,而是非要舍近求远,千里迢迢开往广东,以便再度从广东起兵北伐。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接收这笔数额巨大的军火,这批军火大概能够装备三万人的部队,起义军一旦得到这批武器弹药,立即就能让海陆丰等地的农军更换装备,并可迅速扩张到五六万左右的规模。那样一来,我党重占广东,几乎指日可待。

然而,由于途中遭遇国民党军队的剿杀,起义军终究没能控制海口,也不曾接收到这笔宝贵的军火。

第二次是1936年10月,徐向前、陈昌浩奉中央命令,率西路军远征河西,战役目标是要打通国际交通线,以便接收苏联已运到新疆附近的大批军火。

1936年12月8日,陈云、滕代远从莫斯科前往阿拉木图,在靠近新疆的霍尔果斯,他们亲眼看到了苏联当局准备提供给西路军的坦克、大炮与其他武器、弹药。

1981年11月22日,陈云同李先念谈及西路军问题,以为:“西路军过河是党中央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决定的,不能说是张国焘分裂路线的产物。”3个月后,陈云再次同李先念谈西路军问题:“西路军是当年根据中央打通国际路线的决定而组织的。我在苏联时,曾负责同他们联系援助西路军武器弹药的事,而且在靠近新疆的边境上亲眼看到过这些装备。”

一旦骁勇善战的西路军获得这笔现代化水平颇高的军火,红军在装备上不仅将超过西北各地军阀,甚至有可能与中央军最精锐部队的装备大体持平,那样一来,西北红军的战斗力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实现倍增。不过,由于途中遭遇西北马家军的围攻,人生地不熟的西路军未能打出河西即已损失殆尽,他们和南昌起义的部队一样,都没能真正接收到苏联方面提供的军火。

第三次是19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进入东北后,从关东军手里缴获了足以武装百万大军的武器弹药。由于远在西南的国民政府鞭长莫及,华北地区的中共武装捷足先登,得到了这笔数目可观的武器,东北人民解放军也因此才有出关11万,入关100万的飞速发展。

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里写道:“由于日本战败,其关东军放下武器,留给我们一大批战利品。大部分战利品,特别是作战装备,都移交给中国共产党人了。关于这类武器,我们与盟国有协议在先,即我们无权把它们交给中国境内各个交战集团的任一方。因此在向毛泽东移交这些武器时不要造成一种印象,似乎我们在违背自己的承诺。于是我们就把武器运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而中共的人则把它‘偷走,用以武装自己的军队。那时他们已经建立了一支很大的用缴获的日本武器装备起来的队伍。”

赫鲁晓夫并非当事人,但他所描述的过程基本还是符合实际的,关于这笔武器的具体数字,中苏各执一词,但这笔武器足以装备数十万军队,彼此都还是认账的。

苏联在东北地区提供的军火,不仅武装了数十万东北人民解放军,保障人民解放军击败了国民党在东北的军队,于1948年11月即解放东北全境,而且通过海路、陆路,输送给华东与晋冀鲁豫的解放军,使关内解放军越战越勇,终于在1947年转入反攻,1948年在战略决战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