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块牛排识劲敌

核心提示: 繁缛的祝酒礼仪过后,侍者开始为客人上菜了,主菜是王室引以自豪的煎牛排。面对喷香诱人的煎牛排,饥肠辘辘的裕仁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切了下去,渗出的血水沿着刀锋流了下来,切开的肉块上布满了细密的血丝。

1921年5月7日,刚满20岁的日本皇太子裕仁搭乘“香取号”战列舰抵达英国朴茨茅斯港,开始了欧洲五国考察之旅。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不仅亲自前往伦敦火车站迎接,还以最高礼仪规格在温莎宫设宴款待裕仁及其随从。

繁缛的祝酒礼仪过后,侍者开始为客人上菜了,主菜是王室引以自豪的煎牛排。面对喷香诱人的煎牛排,饥肠辘辘的裕仁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叉切了下去,渗出的血水沿着刀锋流了下来,切开的肉块上布满了细密的血丝。

原来,英国王室的煎牛排非常考究,必须选用苏格兰阿伯丁的安格斯牛的上等肋眼牛排。由于肋眼牛排取自靠近胸部的肋肌部,均匀地布满大理石纹脂肪,肌理紧致低脂多汁,甘甜醇美又富嚼感,为了保持肋眼牛排的菁华风味,王室御厨通常都是煎至三分熟,煎过头了反而会干涩难当。

尽管日本人惯于生食鱼虾,但没有食用生肉的习惯,裕仁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血淋淋的牛排。见裕仁迟迟不动牛排,坐在餐桌对面的乔治五世劝其不要拘谨,裕仁出于外交礼仪,只好硬着头皮切了两小块,皱着眉头囫囵下咽,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陪同裕仁出席国宴的日方官员中,既有冈村宁次、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等驻欧武官和观察员,也有留学欧美即将归国的山本五十六等军官。裕仁的一筹莫展,全被坐在末席的山本五十六看在眼里。山本五十六也很讨厌吃生肉,但还是勉为其难,咬牙将自己的那份煎牛排吃得精光,紧接着端上空盘一路小跑到裕仁身边,以没有吃饱为由,恳求裕仁将牛排赏赐予他。找到台阶下的裕仁心中窃喜,便送了个顺水人情。

裕仁和山本五十六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同席的英国殖民地事务大臣兼空军大臣丘吉尔的眼睛。丘吉尔后来与时任首相劳合·乔治谈论英日关系时,大胆预言山本五十六将会成为英军的心腹大患。劳合·乔治大惑不解:“山本五十六已经37岁了,职务不过是海军大学的中佐教官,晋升高级军官希望渺茫,怎么会率兵打败英军?”丘吉尔回答:“连自己都不愿吃的东西,却还要龇牙咧嘴抢着替天皇吃,这种人实在太可怕了,我想象不出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劳合·乔治又问:“那有谁可以打败他?”丘吉尔说:“只有山本五十六自己。”

1926年,裕仁登基当上了天皇,没有忘记“护驾有功”的山本五十六,频频为其加官晋爵,一路擢升至联合舰队司令。不出丘吉尔所料,山本五十六多年后在太平洋穷兵黩武,起初打得美英联军只有招架之功,几无还手之力。1941年12月7日,山本五十六指挥联合舰队偷袭了珍珠港,随即调转兵锋,全歼了驻东南亚的英军远东舰队。尝到甜头的山本五十六不顾双方实力悬殊,全线压上向美英联军接连发难,结果在中途岛海战和瓜达尔卡纳尔岛海战遭遇惨败。1943年4月18日,山本五十六不听同僚的极力劝阻,执意飞往南太平洋前线视察,座机被美军战斗机击落,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