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于反间计的大人物

核心提示: 像这样连小孩子都瞒不过的把戏,竟然一而再再而三重现于真实的历史,可见阳光下没有多少新鲜的事,历史常常有着惊人的相似,而人类的某些愚蠢并不因时代进步而销声匿迹。

京剧《群英会》里有一出蒋干盗书,周瑜苦心孤诣设下反间之计,伪造曹操手下干将蔡瑁、张允反曹投吴的降书,并故意让蒋干盗走。蒋干自作聪明,钻进人家的套里,曹操不辨真伪,将蔡瑁、张允两位可用之才匆匆斩讫。这些事,原不过是小说家言,历史上的曹操并没做过如此愚蠢的事。但类似的情节,却曾在历史上复制粘贴过多次,那落入人家圈套却毫无察觉甚至将错就错、自毁长城的大人物更是不胜枚举。

秦朝灭亡后,刘邦、项羽互争雄长。公元前204年,刘邦一度被楚军困在荥阳,眼见要成为项羽的俘虏,这时陈平建议用计离间项羽、范增。当项王派使者来到汉营时,刘邦叫人准备了丰盛的筵席,是所谓牛、羊、豕三牲全备、规格最高的太牢,但当这些佳肴刚刚端上要给使者享用时,刘邦按着陈平的吩咐,再看一眼使者带来的书信,假装惊愕,对使者说:“我本以为您是亚父的使者,想不到竟是项王的使者。”当即命人撤换佳肴,改用粗粝之食来招待项羽的使者。使者憋气窝火,回来后就将此事报告了项羽,项羽果然因此怀疑范增可能与汉王有私,开始削夺范增的权柄。

亚父范增忠而被谤,信而见疑,勃然大怒,于是对项羽讲:“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项羽立即批准范增告老还乡。范增愤然启程,还没走到彭城,便因背上的毒疮发作而死。范增一死,项羽手下再无一个高瞻远瞩的智谋之士,没过多久,曾经宰割天下,莫敢谁何的西楚霸王即兵败垓下,自刎乌江,成全了大汉四百年的基业。

在虚构的《群英会》中,曹操是不幸的中招者,但在真实的历史中,曹操却是挑拨离间、分化敌军的高手。公元211年,曹操在潼关、渭南一带与马超、韩遂联军苦战,双方互有胜负,战事陷入胶着,马超、韩遂见无法战胜曹军,就提出可与曹操划地为界,罢兵息争。曹操的谋士贾诩(147-223)认为可一面虚与委蛇,一面设法离间马超、韩遂。曹操心领神会,先与韩遂约见,彼此共同回顾从前的旧事,再亲笔写信给韩遂,却故意在一些关键之处涂抹点窜。韩遂看到这封改得乱七八糟的信,正在纳闷,马超听说,也赶来要求看看信是什么内容,当他看到信中颇多涂抹,已有些疑惑,细读信上许多暧昧含混字句,更觉惊异,当场问韩遂为何要涂抹点窜去一些字句。韩遂说我接到的信就是这个样子,可能是曹操误把草稿送来了。马超觉得韩遂一定打了埋伏,二人因这封信开始相互嫌忌。曹军乘机火上浇油,故意对捉到的马超、韩遂手下的将士分别给予不同对待,终于使这二人反目成仇,势不两立。鹬蚌相争,自然渔翁得利,曹操遂不费吹灰之力将为患多年的关西割据势力彻底荡平。

类似的桥段在现代史上也不鲜见。

1930年,鄂豫皖苏区发展得如火如荼,这其中担任红一军军长的许继慎功不可没,但自从张国焘来到鄂豫皖后,许继慎便开始动辄得咎,二人就红军应该向哪个方向发展各执己见,张国焘自以为是中央代表,对敢于挑战其权威的许继慎颇为不满,找借口把许继慎从军长降为了师长。面对如此不公,许继慎依然忠心赤胆、不改初衷,但他在黄埔时期的一些国民党同学却以为这是争取他倒戈的良机。

与许继慎一同毕业于黄埔一期的曾扩情,当时正是蒋介石的红人,1931年秋,他向蒋介石建议,可派两名甘当死士的黄埔同学给许继慎送一封策反信,这封信一如曹操给韩遂的信,故意写得模棱含混,暗藏玄机,信中道:“继慎学兄无恙:前由钟俊同志奉书吾兄,幸荷察纳,钦佩无极。比得钟同志返命,即为详呈校座,奉批照办……”下面还有什么“匍匐归来之子,父母唯有垂泣加怜”,校长一定既往不咎,仍加重用之类的肉麻表述,最后落款是“学弟曾扩情”。

许继慎见到这封信,十分气愤,当即将送信人扣留,连同信件一并交上级处理,看到这封信后深知其中厉害的曾中生、徐向前都以为这封信不必扩散,免得授人以柄。但在张国焘看来,凭这封信里的内容以及送信人的口供,完全可以坐实许继慎同时与蒋介石、第三党、AB团、改组派都有勾结,不顾徐向前等人的异议,悍然将许继慎杀害。

1942年陈毅在延安曾告诉徐向前,他代表新四军与国民党方面谈判时,国军将领冷欣曾亲口对他说:“我们略施小计,你们就杀了许继慎。”新中国成立以后,曾扩情也交代了他策划这一借刀杀人之计的详细经过。1989年11月,中央军委确定33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家(1994年又增补黄公略、方志敏、刘志丹等3人),在11位新中国成立以前牺牲的军事家里,许继慎仅排在叶挺将军之后。

像这样连小孩子都瞒不过的把戏,竟然一而再再而三重现于真实的历史,可见阳光下没有多少新鲜的事,历史常常有着惊人的相似,而人类的某些愚蠢并不因时代进步而销声匿迹。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