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自己赶下台的南非总统

核心提示: 会晤地点在囚禁曼德拉的那间4平方米陋室里。一见面,德克勒克就问道:“您认为南非如何才能摆脱困境?”

1989年8月14日,52岁的德克勒克出任南非总统。面对国际社会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谴责、经济制裁以及文化体育活动的抵制,尤其是南非国内此起彼伏的反抗,德克勒克认识到:南非已到了非变革不可的时候了,而要在变革中避免大规模流血冲突,仍在狱中已经服刑27年的曼德拉则是关键人物。德克勒克以一个政治家特有的胆略和远见,冲破重重阻力,毅然于当年12月13日前往监狱与曼德拉会晤。

会晤地点在囚禁曼德拉的那间4平方米陋室里。一见面,德克勒克就问道:“您认为南非如何才能摆脱困境?”

曼德拉严肃地说:“彻底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制定一部适应时代的新宪法,实行‘一人一票选举。”

德克勒克沉思良久后笑道:“您的思维依旧敏捷,囚禁丝毫没有削弱您的斗志。”

曼德拉依旧严肃道:“只要种族隔离制度在南非存在一天,我仍继续保持高昂的斗志,直到不合理的制度被彻底埋葬!”

德克勒克又问曼德拉:“您希望获得自由吗?”

曼德拉说:“自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个人身上戴着枷锁就等于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锁,而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锁也就等于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锁。虽然我身陷囹圄,但我不会向悲观低头,低头就意味着失败和死亡。”

德克勒克突然说道:“我曾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通过电话,她说我是一个可以共事的人。”

曼德拉立即回应道:“您的意思是,我们之间可以和解?”

德克勒克说:“可以这样理解,时间也不会太久。”临走时,德克勒克说,“希望您保重身体,我会再次来看望您。”

曼德拉微笑道:“我也会耐心等着您。”

1990年2月9日,德克勒克再度看望曼德拉。短暂会晤后,德克勒克告诉曼德拉:“我已签署了总统特别令,您将于两天后(即2月11日)被释放。”曼德拉并未显出多大的兴奋,淡淡地说道:“只要能消除种族隔离制度,哪怕我获得自由后只活一天,也心满意足了。”

德克勒克后来说:“在我任总统第二年的1990年2月,我审时度势释放了曼德拉,有人说我是放虎归山,我却固执地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并与曼德拉和其他党派协商后颁布了一部新宪法。所有南非人因此有了安全和未来,南非也才融入了国际大家庭。事实证明,我的决定完全正确。”

1994年,德克勒克再次做出惊人之举,主动放弃总统职位,出任曼德拉政府的第二副总统,成为南非国民党33年来第一位自动卸任的领袖。有南非历史学家这样评论:“如果没有以曼德拉为代表的黑人政党的宽宏大量,南非的白人和黑人就不会化干戈为玉帛;而如果没有以德克勒克为代表的白人进步势力的审时度势,南非的种族和解也将成为一句空话。”正因为如此,1993年,德克勒克和曼德拉同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人们以这样一种特殊方式表达对德克勒克的敬仰。

德克勒克是自己把自己赶下台的南非白人总统,他和南非首位黑人总统曼德拉一样伟大。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