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荣毅仁摆“红门宴”

核心提示: 今天再回首,1949年荣毅仁邀请陈毅的那次“鸿门宴”,堪称是一次“红门宴”。他自此便走入“红门”,一路与共产党同行。

上海解放前夕,1949年5月24日一整夜,荣毅仁全家人心惊胆战在楼下的夹道里躲了一夜。早晨,听人报信说,解放军进了城秩序很好,荣毅仁便自己开车上街,发现士兵们睡卧在街头,态度和善纪律严明,与国民党军队大不同。但他心里仍然很忐忑,共产党会如何“收拾”像他这样的大资本家?

陈毅:“我带头,你们谁敢去的跟我去。”

当时,多數资本家都跑了,荣家企业都停了工,观望风头。几天后,荣毅仁突然收到上海军管会发来的一封请帖,请他去出席工商界座谈会。

那天下午,200多位商界头面人物前来,见识共产党官员“登场亮相”。荣毅仁大为惊讶:市长陈毅竟然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布军装,脚穿线袜布鞋,和大街上睡觉的士兵没什么两样。

陈毅开口一句“上海工商界的朋友们”,就让听众放松了心情。接着他讲了十六字方针——“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说人民政府会帮助大家尽快恢复生产。之后请大家自由发言提问题,气氛热闹万分。

荣毅仁回到家里,把外衣一脱,兴奋地大声说:“蛮好,蛮好!厂子里马上开始准备,明天就复工!”也就在这时,一个念头在他心中逐渐萌生起来:能不能请这位市长大人来我们家吃餐饭呢?

荣毅仁的邀请试探着发了出去,便在刚成立几天的上海市政府里惹起了一场争论,陈毅要听听大家的意见,有人说:“这些大老板鬼名堂多得很,谁知道是不是一发‘糖衣炮弹?”有人担心那里有陷阱,或者干脆是拉中共干部下水的一场“鸿门宴”。但副市长潘汉年和工商局长许涤新,倒赞成去。

陈毅说得很干脆:“我带头,你们谁敢去的跟我去。怕这怕那,怎么去做他们的工作?”

“鸿门宴”?“红门宴”!

得知陈毅接受了邀请,荣毅仁兴高采烈,开始筹办晚餐。他让人在院中大枫树下摆了一张大圆桌,又请了淮扬系的名厨来掌勺,备了一桌丰盛的扬州菜。

那天许涤新、潘汉年夫妇等都来了,陈毅还带来了夫人张茜,还带着两个刚够着桌面的小儿子,堂堂的大市长,摇着一把大蒲扇就入席就座了。

餐桌没有谈国事大局,也不谈荣氏的厂子,只是轻松聊天拉拉家常,问问老爷子(荣德生)在无锡身体可好?又说一说不久前工商界劳军,梅兰芳的演出如何精彩。待最后一道菜“蟹黄包子”上桌时,已是夜里10点了。

虽说是餐桌上谈笑风生,其实主客双方都明白,荣家的企业此刻与千百家上海企业一样,危在旦夕。荣毅仁虽是“荣氏企业在上海的唯一合法代表”,但因为各房兄弟早已分了家,巨额资金都已经被他们抽逃干净,连机器和纱锭都卖了,留给他的只有一堆烂账和巨债。

挨到了农历年关,荣毅仁的家突然被申新六厂的讨薪女工包围了。此时的荣毅仁心惊胆战,不敢回家,只能赶紧向副市长潘汉年求助。潘汉年一面安排他先去上海大厦住下来暂时“避风头”,一面向市委报告。陈毅接着安排劳动局长、工会主席还有副市长一齐出面,轮番和女工们恳谈,终于让她们先撤出了荣家,并同意暂时减薪。

荣毅仁松了一口气。但资金依旧短缺,他常常亲自跑去工商局申请贷款。后来由华东财委曾山出面协调,银行终于拨了一笔低息贷款给荣毅仁暂渡难关。剩下的就是原料问题。没有棉花供应,上海的纺织业就转不动了。

陈毅等人调动海外各方面资源想尽办法,结果原先从巴西、印度定的几百万斤棉花,辗转通过香港运来了,苏北的棉花也来了……荣毅仁渐渐觉得,他留在上海没有走,算是此生最正确的决定了。

今天再回首,1949年荣毅仁邀请陈毅的那次“鸿门宴”,堪称是一次“红门宴”。他自此便走入“红门”,一路与共产党同行。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