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寅恪的弟弟也曾是“伪装者”

核心提示: 新中国成立后,陈方恪失业,困守在南京城南饮马巷的两间旧房里。1950年,陈毅在一次专门招待南京文化名流的宴会上,闻知漏请了散原老人陈三立之子陈方恪,就立即派人登门请他赴宴。不久,在南京市政府的安排下,陈方恪一家迁往四卫头54号居住。

前段时间,一部悬疑谍战剧《伪装者》在电视及网络热播,剧中大哥“明楼”一角,身兼汪伪政府要员、军统特工、中共地下党员等数重身份,是个谜一般的“伪装者”,堪称传奇。无独有偶,国学大师陈寅恪的弟弟陈方恪也曾有过这种“伪装者”的经历。

抗战爆发后,上海很快沦陷,居住在此的陈方恪没来得及撤离到大后方,成为在日伪统治下艰难生活的一员。到1938年年初,陈方恪任教的学校因战事停办,生活从此没有了着落。为了维持生计,他只得变卖家中的破旧物什。如此坐吃山空的日子怎能持久,到了年底,陈方恪已经无法维持一家的生计。

这个时候,华中地区的伪政权中华民国维新政府的行政院院长梁鸿志找上门来,劝他出来任职。梁鸿志和陈方恪曾经是好友,梁鸿志便利用这层关系将陈方恪拉到南京出任了“教育部编审委员”这一伪职,到了1939年,陈方恪又兼任了“南京国学图书馆馆长”。1940年,汪精卫的国民政府成立之时,陈方恪又调任考试院考试委员。在当时人的眼中,陈方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虽然他投靠日伪是为了混口饭吃,解决一家老小十几口人的生活问题,也属迫不得已。然而,真相却不止于此。

1943年春天,国民党军统局潜伏在沪宁杭地区的特工联络上了陈方恪,动员他加入军统,为抗战出力。陈方恪加入军统后,利用自己担任南京金陵刻经处经理及董事代表的身份,将秘密电台设立在了金陵刻经处,由他本人负责掩护在此工作的其他抗日情报人员,并负责管理经费。

不幸的是,1945年8月,陈方恪领导的电台小组被日军破获,陈方恪被逮捕。日军在8月13日开始对陈方恪进行严刑拷打,想逼其交代出更多的秘密。所幸两天后,日本宣布投降,陈方恪才得以保住性命。

1946年秋天,国民党当局的国防部保密局(原来的军统)对陈方恪进行了表彰,称赞他“在沦陷区掩护军统电台、协助进行策反工作,以及被日军逮捕、酷刑下未出卖抗日地下组织等立功表现”,并发给奖金和“军统地下工作者证明书”。

陈方恪为抗战忍辱负重,默默奉献,他宁死不当亡国奴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1853-1937,晚清名臣陈宝箴长子)如果泉下有知,也应该感到欣慰了。

新中国成立后,陈方恪失业,困守在南京城南饮马巷的两间旧房里。1950年,陈毅在一次专门招待南京文化名流的宴会上,闻知漏请了散原老人陈三立之子陈方恪,就立即派人登门请他赴宴。不久,在南京市政府的安排下,陈方恪一家迁往四卫头54号居住。

1959年,毛泽东在一次宴会上提到陈宝箴任湖南巡抚时,锐意新政,且注重文化启蒙,业绩冠于各省。他自己当年读的湖南第一师范,就是这位抚台大人创办的。后来又问起了陈氏后人的下落,陈毅一一介绍之后,又说到陈家有一个老七陈方恪在南京。也许是这个原因,不久在省市有关部门的关照下,陈方恪家又迁到了牯岭路26号的小洋楼里,陈本人也被安排在《江海学刊》杂志社任编辑。1966年1月3日陈方恪逝世于南京,享年75岁。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