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唐的学渣和考霸

今天,我们的高考作文体裁基本上不限了,记叙文、议论文、应用文甚至小说都可以写,但往往都有一个备注——诗歌除外。但唐朝偏偏相反,高考很重视考诗歌。可是,并不是每个诗人都能考得好,有些大诗人一辈子都混得不太如意,他们的人生仕途都栽在了科举上。

先说孟浩然。如果我们评选一个“发挥最差奖”,孟同学非常有望当选,因为据说他的笔试和面试都考砸了。这里说的所谓“面试”,是唐代的一种风气,指的是向有影响力的大人物送上作品,接受他们的问询和考察。它有个专门的名称,叫作“干谒”。每一个准备干谒的考生,都会面临一个关键问题:怎么选你的代表作?有人会说:选你最优秀的就是了。但所谓“优秀”是没有统一标准的,如果你精心挑选了一首律诗,可面试的大人物偏偏喜欢古诗怎么办?这一项的选择其实很考验情商。

比如中唐有一个叫李贺的诗人,要接受当时文坛一个大人物韩愈的面试。李贺选择送给导师看的诗的标准是:声调壮丽、色彩凄艳、风格独特。他选择放在卷首第一的,是自己的代表作《雁门太守行》。李贺成功了,韩愈读了这首诗,主动做了李贺的导师。

据说,孟浩然曾经幸运地遇到了最大的面试官——皇帝。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唐玄宗用人是很大胆的,如果抓住了机会,孟同学很有可能会改变命运。但或许因为事发太突然,孟浩然脑子还有点恍惚,没能仔细斟酌篇目,就给皇帝读了一首《岁暮归南山》。其中有这么两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意思是:因为我自己没本事,所以明主抛弃了我;因为我自己身体差,所以老朋友也冷落了我。玄宗皇帝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自己从没来求过职,怎么说是朕不用你呢?你怎么这样黑我?就这样,孟浩然搞砸了一次宝贵的面试,此后他再没能获得仕进的机会。

如果孟浩然是“发挥最差考生”,那杜甫则是“最倒霉考生”。

杜甫同学的高考经历,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惨”字。第一次高考,他赶上了最坏考官。据说是开元二十四年,这一年的主考老师是李昂。这位李老师的特点是脾气坏、心眼小,“性刚急,不容物”之人。杜甫同学的第一次高考,很有可能正是不幸地碰上了这个气量褊狭又缺乏眼光的李昂。在这一次挫折之后,整整十二年里,杜甫再也没有报名考试。直到天宝六年,他才再一次参加考试,考试的结果是一人都没有录取。奸相李林甫说这叫“野无遗贤”。

如果说杜甫是“最倒霉考生”,那么李白呢?他一直被当作“最傲娇考生”,他被认为是干脆放弃——不考!

可是李白真的这么清高吗?同时代的杜甫、王维、孟浩然都可以去考试,唯独李白就这么特立独行,骄傲到不屑于去考?

李白没有参加科举,很有可能不是什么傲娇,是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考。在唐朝,一个读书人想参加高考,是要核实身份的,考生得拿出户籍、谱牒一类的证明材料来以供审核。

李白的家世是一团迷雾,家无谱牒,长期不上户口,甚至他祖上的名字都没法确定,多半过不了审核。

此外,李白的出身成分也成问题。据说当时有规定,工商之家的孩子不准做公务员。就相当于考试之前,每个孩子都要填家庭成分表,只要家里是做生意的,不管是个体户还是大老板,都不准考试。按照很多学者的说法,李白的家里恰恰就是做生意的。

所以,李白同学不是不屑于考,而很可能是根本就不能考。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最狂考生”,而应该是值得同情的“家庭成分最差考生”才对。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