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双眼中找到了天空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精神鸟》系列

2018-05-22 13:53 作者:林间

摘要:张锡杰笔下的这些鸟,就是他心中之鸟,他采用拟人的手法,他画鸟也是在画自己,籍此以表达心中之情,快乐的,自由的,幸福的,诗意的,温馨的,浪漫的,愉悦的,精神饱满的……他是一个极有情怀的画家,因此,他笔下的这些鸟,才更富有灵性,其人性的表达方式,回归了艺术本质的美。

psb (1)

夏天的飞鸟, 飞到我的窗前唱歌, 又飞去了(泰戈尔)。

这个夏天,一群不知名的鸟儿飞进了我平淡的视野。

当我遇到它们的时候,紫藤已经是满树繁花,适值初夏,明媚的阳光投射了过来,五彩斑斓的花色,装点着它们的梦;在那黑色古老的枝藤上,有绿色的藤蔓缠绕,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一只,两只,或者三只五只、一群鸟,悄然栖落枝头,给这本来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就徒添了几分情趣。

有着红色的长嘴,黑色的身体、红色的利爪的鸟,形态各异,憨态可掬,出神入化,或独立枝头,禅定观花听雨;或成双成对,彼此互动,你情我浓,缠绵悱恻;或群居而乐,像开会,像排练,也像在吱吱喳喳地争论着什么……尤其是画面上的紫藤和树枝更是一绝,画家运用中锋,举笔一挥,枝影横斜,小鸟立于枝头,孤寂落寞,寂静欢喜,跃然纸上。

我喜欢张锡杰笔下的这些紫藤上的小鸟,极富情趣, 隽永厚朴, 既可爱至极,又耐人寻味,美的让人难以置信。

问其所画何鸟?先生曰:“此乃臆造之鸟一一鹩哥化身一一长嘴、红嘴鹩也。鹩哥,是有名的能学说话的鸟。余造长嘴并非此意也。”我想大概是为了增加美感,或者想以此来告诉人们什么。如齐白石将生活中的五节虾画成七节,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也应证了那句话:“似与不似最奇绝。”

先生曰:“夸张一下,使其得以质的升华。乃精神鸟也!”

又曰:“藤蔓画多易乱,画少又难出葛藤之受;似乱非乱,乱中有序,乃余之所求者也。画好葛藤实非易事也!”

藤蔓是中国大写意花鸟画中最重要的题材之一。张锡杰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后的前几年,曾拿出一学期乃至更多的时间专门研究藤蔓画法,藤蔓纠葛之美令他探索不止,欲罢不能。因之,山东艺术学院大学生送“张紫藤”雅号。去年在美国波士顿一公园,又是半年专和实物藤蔓结缘,力求务使物理乱熟于心耳。先生以擅画“葛藤”励志,半生研究并独创“葛藤法”,并寓圆于方,他基本采用方形画面,如吴冠中所言:“追求最大的扩展与最严谨的紧缩,在胀与缩的矛盾搏斗中构成力的平衡。”在中国画传统的折枝法的基础上,独创“重叠法”,以其无限空间探寻宇宙规律,其笔下之葛藤已经如火纯情,不愧为名不虚传的“葛藤山人”。

可见,“葛藤山人”这些紫藤上的红嘴黑鸟,别有一番意味。

创作需要激情,激情来自心灵,心灵激发灵感,灵感回归生命。生命本真是美,美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粮食!

所以,人们看到的生活中的鸟是具体事务,看到一个画家心中之鸟就是艺术,就是美,艺术是对生活的升华。生活中的事物大都是为了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要,艺术中的美则是为了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求。

林风眠说:“画鸟就在于画鸟像人,画花像少女,其实画鸟只像鸟,那又何必画呢?拍照好了。”林风眠明确宣示:“画鸟像人”,就是说林风眠画鸟是自己思想的表述。

而张锡杰笔下的这些鸟,就是他心中之鸟,他采用拟人的手法,他画鸟也是在画自己,籍此以表达心中之情,快乐的,自由的,幸福的,诗意的,温馨的,浪漫的,愉悦的,精神饱满的……他是一个极有情怀的画家,因此,他笔下的这些鸟,才更富有灵性,其人性的表达方式,回归了艺术本质的美。

在黄昏的微光里, 有那清晨的鸟儿 来到了我的沉默的鸟巢里 ! (泰戈尔)

这个夏天,一群不知名的鸟栖息在我平凡的生活中。

我喜欢泰戈尔的《飞鸟集》,读泰戈尔诗中的鸟儿,仿佛走进了一个温馨浪漫的世界, 这里的鸟儿会讲话, 善解人意,极有灵性, 是快乐的使者, 是自由的精灵,令人郁闷的心一下子找到无法解释却确实有和谐温和的感觉。

鸟儿是自然界最具生机活力的精灵, 鸟儿象征着生命力, 象征着自然的创造力,象征着自由和高度,象征着快乐和幸福……人赋予了鸟太多的喜怒哀乐,阮籍有“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陶渊明有“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李商隐有“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泰戈尔有“夏天的飞鸟,来到我的窗前,歌唱,又飞走了”普希金有“在黑夜的雾霭里,有只东方的夜莺对着玫瑰歌唱 。”雪莱有“向上,再向高处飞翔,从地面你一跃而上”。鸟儿本身并非艺术,但诗人在其中赋予了自己的感情,鸟便近于性格化,能使读者达到情感的认同。同样,画家将心境以鸟的形式表达出来,反映了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审美观和审美情趣, 如那些鸟儿一样, 无所羁绊, 日落归巢, 安然生活喧嚣之中,且恬然自得,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也可以理解为这些画的意境之美。

意象是指经过作者运思而构成的形象,它是文艺创作中的首要因素,意象总是反映了作者的心声。

陶渊明笔下鸟的意象是静的,大多为归鸟。鸟在南山中,独立、自由自在的飞,陶渊明也如那些鸟,隐居南山,采菊东篱,自由自在,他已经和大自然中的南山、飞鸟这种悠然而自由的意境巧妙融合无间。

而泰戈尔笔下的鸟是满含爱意的,他的鸟以爱为核心,笔下鸟的意象是灵动的,活泼可爱的。他说世界是从爱生的,是靠爱维系的,是向爱运动的,是进入爱里的。泰戈尔的《飞鸟集》中说:爱的快乐却象鸟儿们在话林里似地唱着!

看张锡杰笔下的这些小鸟,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仿佛小鸟们都在你的晨光中,唱着你的名字,唱着你的快乐。画面中极富音乐感,让你体验到了无尽的欢愉和美的享受。一切都是那样地清新,亮丽,可是其中韵味却很厚实,丰满,耐人寻味。他在一种极为轻松地的心境下,巧妙自如地创造了一个温和的爱的世界,鸟儿便是其中的精灵,让人感觉到其中的天真、烂漫、情趣、爱意和美好。泰戈尔曾说: 爱是我们周围一切事物的最终目的, 爱不仅是感情, 也是真理,是根植于万物中的喜, 是从梵中放射出来的纯洁意识的白光。他糅合了基督教的泛爱和释迦牟尼的万法如一的全意识界,在鸟这一意象就很好地表现了这一点。而张锡杰笔下的鸟,再次印证了克莱夫·贝尔提出的绘画是一种“有意味形式”的观点。笔下的鸟儿浪漫温馨, 营造出一种和谐温情的爱的世界。

张锡杰画的鸟看后让人感觉到的是心灵的宁静,品味的是爱的温情,他希望的是返归和保持自己本来的性情,更多的是情景交融,用爱去感染他人。由此,他尽量让整个画面温情、柔和、唯美、纯情, 以来寄托着希望与快乐, 是感情愉快的,让人感觉很舒心。

因此,我很愿意,这些鸟,“来到了我的沉默的鸟巢里......”,我更愿温柔以待。

我的心, 这只野鸟, 在你的双眼中找到了天空。(泰戈尔)

这个夏天,一群不知名的鸟回归到我寂静的心灵。

鸟,是画中常见客。喜欢看精致的鸟,就去看看朗世宁的;看怪异的鸟,就去看看八大山人的;看谐趣的鸟,就去看看扬州八怪李鱓的。看林风眠的小鸟,别有一种自在逍遥意。看张锡杰的鸟,会感觉,他画的那些鸟“会说话”也!那些小鸟站立的树枝,简约明快,寥寥几笔,或粗或细,或浓或淡,生动传神,而“大瓢式”的紫藤,隐隐成了这些鸟儿甜美的家园。

和陶渊明当年带着他的田园梦,从彭泽归来,实现了他由从政而转志力耕笔耕的心愿一样,张锡杰多年来一直不计名利、与世无争,潜心研究大写意中国画,且成就不凡。在退休后开始了他中国画的“田园”追求,并创立了“金秋画派”,其作品“直指人心”,精神上的归园让他形体上和精神上都得到了释然,其笔下的鸟,就是他内心最美的表达。因此,他和他的鸟儿一样,从游历到栖居,生机盎然、跃动、真纯、无忧无虑,它不必再担心网罗陷阱,也不会在日暮时漂泊无依,“不慕青云直上,而以飞回旧窠为最大的安慰”。

鸟是自然的化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宇宙自然相俯仰,此最为人类欣羡,最终它终于成为这个多情敏感的画家笔下最美的意象。

老庄在论述道的过程中, 曾提出过有和无的命题。老子说: 有无相生,虚而不屈,动而欲出。有指有形的、实在的天地万物,无指无形的关系即实和虚的关系。虚比实更重要,它是万物的本源。在道家这种思想影响下, 张锡杰笔下的众多意象因心造境,以手运心,虚而为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鸟的意象也不例外。他用体贴物情、物我情融的艺术构思来创造中国画意境。所谓物情,就是画家在创作过程中, 把自己的身心都灌注到所画的鸟的形象中去;所谓物我,就是鸟儿也完全融入了画家的身心, 我具物情, 物具我情, 心与物化。因此张锡杰笔下的鸟儿,也是包含了他的深刻的哲学思想和回归自然的理念——即“抱朴守静”。一个人一如一只鸟,要善于养真, 就要独立于社会和烦嚣之外, 用自然之义去净化人类的道德,用自由之心回归自然,用自在之爱去感化人类。所以, 陶渊明笔下的鸟儿静静地相与还,他的诗亦出现在张锡杰的画中。

以我观物, 物亦具我之色彩。表面上张锡杰画的篇篇是鸟, 但已非现实的鸟, 而是他自己的心。他笔下的鸟, 同样给我们爱的感觉, 让我们总是受到爱的触动。

细细品味张锡杰笔下的这些鸟儿,为何会心中会有一阵阵怦然心动的感觉?似有不尽的亲切,也有失落的回忆,抑或找到最美的童真。总觉得这些小鸟不是画上的,是在哪儿见过的,就想起儿村头树林中见过的那些小鸟们,那些远去的伙伴们,那些飞也似的往事,那些甜美的旧梦。

张锡杰画小鸟的那只笔,就象是一个个手势,把这些小鸟从老家和童年林子里一一招回,而且是自由自在,神采飞扬,生动活泼,十分传神。

我想起了女诗人徐红的《鸟鸣》:沉湎于大自然的美妙,我如那只鸟飞进人的灵魂。黑夜不知道,当我从甜蜜的伤口回到肉身,迎着光,说着鸟语花香。啄树上果实的肉充饥,喝生命的酒。那只鸟,它就隐匿在我的胸膛。泉水清澈,鸟鸣溅溅。林子里长着刺藜,命运注定我的悲欢。那只鸟日出而飞,我日暮而栖。春天来了,静下来,你就可以听见它的鸣叫…… 是在黄昏的微光里, 有那清晨的鸟儿来到了我的沉默的鸟巢里,是鸟的歌声是曙光从大地反响过去的回声!

我仿佛看到,在一个优美的清晨,一个画家打开窗户,鸟群从心口飞出……我的心, 这只野鸟, 在你的双眼中找到了天空。

2018.5.17于林间草堂

psb

 


责任编辑:闪丫

  • 微信公号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山东广电全媒体有限公司     业务咨询电话:85051793、85051795、85051780、18653162096
    版权所有: 新视听网站 鲁ICP备09084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02005 广播电视节目传送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155201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广社)字第04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