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工善得丹青理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蜗牛》系列

2018-10-08 10:00 作者:林间

摘要:张锡杰说:蓝白红绿黄五色分别代表着蓝天白云红尘绿地黄土;画中小动物喻众生;心经结语: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僧揭谛一一干吧干吧赶快去干吧,或实现吧实现吧赶快去实现吧;或觉悟吧觉悟吧赶快(在痛苦中)去觉悟吧;再或觉醒吧觉醒吧赶快去觉醒吧……

微信图片_20181008094223

张锡杰作品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泰戈尔)。

每次看泰戈尔的《飞鸟集》,都会读到这样的一段关于蜗牛的诗句,因此,它也经常在我的文字里、生活里,甚至生命的记忆里,留下小小的足迹。

就好像读鲁迅和他的百草园,你会想起:“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这是每一个人的童年和童话。有时候,你会感觉,你生命中最精彩的一部分,往往都是从你尚且不明事理的年龄开始。因为,幼时的天真、无邪、单纯、本善和美好,以及,这与世无争的一切,尽显了人间的真善美。

由此,小的时候,我常常在自家的菜园里,看着一只小小的蜗牛,它缓缓地爬行在刚刚嫩绿的、或者鹅黄的、卷曲的新芽上,两只触觉不停地探索着前进的方向……真的是美极了,这种心灵的对话,一直跟随了我很多年。实际上,你也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遭遇,像极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童年,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多少年后,我却看到了它们出现在一个画家的笔下,那样的画面再次触动了我的神经:在红黄绿的土地上、山坡上,一对对小小的蜗牛,浩浩荡荡,勇往直前,势不可挡,是我童年时见过的那种童趣一样的蜗牛,完全不同。也许,对美的认知,和一个人的年龄、学识和素养,都有关系,你所处的层面不同,感受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于是,我想,我也人到中年了,或许是这些小小的蜗牛,终于也成熟了起来吧。不同的是,童年,这些蜗牛走进了我童话的生活;中年后,这些蜗牛却走进了我的心灵。

很单纯的一个画面。我想起柯文辉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单纯,是艺术美重要的部分,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简化,和单调不可同日而语。

他说,中国画是一门很特殊的艺术,与古人雷同就不是创作。如果你对前人的画没有消化、了解、变异,看不到传统积极的影响,也不能成为艺术家。

中国古代文人对蜗牛的描写很少,画家画的也不多见,大多都是把蜗牛作为点缀,以蜗牛缘物寄情的很少,张锡杰笔下的蜗牛,则另有新意,应该是一种新的高度。

我们在欣赏一幅画的时候,画面里的美感对我们有所净化,能在给人们美的享受的同时,引起人们的思考,这就恰好体验了艺术对人类的潜移默化。

对于艺术,我没有独到的见解,是张锡杰这样一个人性很鲜明的画家画出了人性很突出的画打动了我,因此,我也能够由衷地说出自己内心粗浅的一些看法和内心真实的感受。

张锡杰说:蓝白红绿黄五色分别代表着蓝天白云红尘绿地黄土;画中小动物喻众生;心经结语: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僧揭谛一一干吧干吧赶快去干吧,或实现吧实现吧赶快去实现吧;或觉悟吧觉悟吧赶快(在痛苦中)去觉悟吧;再或觉醒吧觉醒吧赶快去觉醒吧……

因此,他笔下不仅仅是画这些蜗牛,他是在画禅,画人,画红尘、画人生……

因此,这些红尘、绿地、黄土、蜗牛,便成了另外一种生命的意象。

张锡杰的作品,经常会竭诚于在平常中发现不平常,这需要一双洞幽烛微的眼睛,他画前人所画,画前人所无,从自己凝固的视觉找到了自由的笔墨,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表达内心的感受。他画鸟、画蜣螂、画瓢虫、画蜜蜂、画蜗牛……都是在最难表做出“文章”的特定时空,做出了高出一些人的精美“文章”。这就是他的与众不同,也是他的可贵之处。

黄宾虹曾经对傅雷很明确地说到“笔墨精神千古不变,花样面目刻刻翻新”,这在当时对傅雷的触动是巨大的。

刘墨在《中国画论与中国美学——画家眼中的“理”,绘画中尚“理”的倾向:》中指出:“一个人的绘画创作,并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表达情感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为了体验人与自然之间的内在共鸣。我们所看到的,也不只是一审美快感,而是作为天地间和谐的体现,引导人们遵循天地间的基本秩序。因此,艺术也具备了宇宙论和认识论的意义。”

而对于画“理”,宗炳曰::“应会感神,神超理得。”张怀语:“然人之于画,造于理者,能尽物之妙。”黄公望说:“大抵作画,只是一个理字最紧要。”吴融诗云:“良工善得丹青理。”

从五代时期的荆浩开始,“理”在绘画创作与思想中就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而我们也将看到,在艺术作品中能体现这种深奥之“理”,才是成功的表现。

现实中的画家,无法担任他站在一只蜗牛面前又和蜗牛一体的对话者。因此,柯文辉说:“艺术恰好是把生活中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他既不是艺术家面壁的虚造,又是心中有之,笔下必有;心中所无,在一种灵气的启示下也可以无中生有。”

因此,“理”和灵气,构成了张锡杰笔下这些蜗牛系列以美的新精神,细细品味令人振奋。

张锡杰说:“要美的痛快——气平乃罢,得理超然。”出奇,方能痛快。超然,方能脱俗。脱俗,则是艺术最美妙的境界。

张锡杰是一个眼中有“理”、心中有“理”、画中有“理”的画家,他的画也多有体现生命意识和宇宙意识,是一种大的格局。从他的作品中,你经常会品读出更多耐人寻味的东西。

柯文辉说:“欣赏也是创作,一个画家如果把画里所有的话都说完,读来就味如嚼蜡。”

不知道,你会从张锡杰的蜗牛系列中品读出什么,只是我感觉,他告诉你的还很多很多……

2018.10.2于正棋花园

 

责任编辑:闪丫

  • 微信公号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山东广电全媒体有限公司     业务咨询电话:85051793、85051795、85051780、18653162096
    版权所有: 新视听网站 鲁ICP备09084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02005 广播电视节目传送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155201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广社)字第04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50002